首页 > 调研视察

调研视察

云南、湖南两省演艺产业发展情况的考察报告

来源:    发布时间:2010-12-16 07:55:04

 
云南、湖南两省
演艺产业发展情况的考察报告
 
    2010年4月,州政协组织宣传部、文化局、旅游局相关人员,成立了“促进延边演艺产业繁荣发展”的考察组,在石明诚副主席的带领下,赴云南的昆明、西双版纳、丽江、大理、德宏以及湖南的长沙、张家界,重点围绕演艺产品的市场化、旅游与文化的结合、演艺团体的改革问题进行了考察。报告如下:
    一、两省演艺产业的改革发展情况
    1、党委和政府推进改革的决心和信心,为演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坚强的后盾
    推进改革,进行试点。云南省委、省政府大胆解放思想,创新观念,坚持体制机制创新、艺术创新和运作方式创新,实现文化与旅游、文化与企业、文化与科技的有机结合,使文化产业成为云南省新的经济增长点。相继出台了《建设民族文化强省的实施意见》、《深化文化体制改革、加快文化产业发展的若干意见》等,不断完善法规体系。除全国综合试点的丽江外,云南还确定了大理、腾冲等5个省级文化体制改革试点,后又扩大至25个州县。一批文化企业集团公司被组建,政府职能部门和文化企事业单位改革成功推进。
    找准定位,积极引导。大理州委、州政府明确指出:在确保舆论导向安全的前提下,充分尊重投资方的意愿,充分尊重主创人员的创作自由;政府职能部门做好管理、协调、服务工作,不“越位”不“缺位”。对于投资 2400多万元的《蝴蝶之梦》,党委、政府集中精力抓导向,没出一分钱,没发过一个文件,只开过两次协调会。政府帮助企业把事做好成为演艺团体积极开拓市场的动力之一。
    出台配套政策,打造市场主体。改革就意味着要端掉职工的铁饭碗。国有艺术院团的改革,国内尚无先例,在这种情况下,丽江市委、市政府充分调查研究,认为只要确保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为大众提供喜闻乐见的精神文化产品,让参与改制的单位、职工得到实惠,改革就能顺利推进。《丽水金沙》项目策划运作的第一步,就是进行主体创新,即按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建立符合市场经济规律的市场主体,也就是把丽江市民族歌舞团进行整体改制,组建新的公司。为确保改革的顺利进行,丽江市委、市政府制定了涉及社保、医保、住房、身份置换等方面的十八项优惠政策,并由财政一次性安排100多万元作为改革成本;将人员、资产进行分类、分流、整合,同时引进深圳能量公司,按现代企业制度组建了新公司——丽水金沙演艺有限公司,原丽江市民族歌舞团的部分演员通过身份置换进入新公司,成为演出的主要力量,由“单位人”变成“社会人”后的演职人员将身份置换金带入新公司,成为了公司的股东,职工利益与公司利益捆绑在了一起,极大地调动了他们创作演出的积极性。
     2、深化改革,走市场化道路为演艺产业的发展带来了生机和活力
    促进国有院团转企改制。艺术院团改革是文化体制改革中公认的重点和难点。体制僵化、机制不活;人员老化,离退休人员负担沉重;人才难留;资金短缺;等、靠、要思想严重等问题使国有院团的发展举步维艰,是制约国有院团发展的重大瓶颈。丽江大型民族风情歌舞《丽水金沙》走出了一条国有院团改革的成功之路。成立于1955年底的丽江市民族歌舞团曾在旧体制的束缚下,靠财政拨款养演员、养节目,一年(2001年)仅演出10多场次, 演员工资低,人心涣散。而此时的《纳西古乐》等民营文化项目按照市场模式运作,已取得了较好的效益。新旧两种体制形成的现实反差越来越强烈,体制性障碍带来的种种弊端越来越明显。面临如此多的困惑与机遇,丽江市委大胆决策,主动出击,在多方共同努力下,2001年深圳能量公司与丽江市民族歌舞团共同组建了“丽水金沙演艺有限责任公司”。丽江市民族歌舞团顺利改制,走上了自主经营、自负盈亏、自我发展的道路。2002年5月1日,一台全景展示丽江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大型歌舞《丽水金沙》横空出世。这台荟萃丽江8个少数民族的文化意象、全面展示丽江独特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的大型民族歌舞迄今骄傲地走过了近8个年头。业内的评价是,这是一台充分调动云南旅游资源,将歌、舞、乐、服饰、灯光完美结合的大型舞蹈诗,开创了民族舞蹈的崭新样式,并最终通过市场的检验,得到了广大市民及游客的认可,演出场次由每天1场增加到2场,旅游旺季达到每天4场。从2002年5月到2008年5月,《丽水金沙》已累计演出4100多场,接待观众240万人次,总收入2.2亿元,实现利税4000多万元,收入占丽江文化产业增加值的4.5%。丽江市民族歌舞团的改革,改出了生机,改出了效益,改出了无限的发展前景。从丽江市民族歌舞团到丽水金沙演艺有限责任公司,虽然只有几字之差,却带来了天壤之别的变化。如今,《丽水金沙》已经成为绝大多数来丽江的游客必看的节目,成了丽江市文化旅游市场的一大“亮点”和重要的文化品牌。
    实行企业化管理,创新内部管理机制。创新管理机制,“换汤换药”,实行市场化的运行机制是院团转企改制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丽江市民族歌舞团对人员实行分流使用:达到条件的按优惠政策提前退休,部分人员自愿置换身份后自谋职业,不再适宜演出的人员被安排从事相关文化工作,其余的年轻演职人员成为演艺公司的职工和股东。整个改革期间没有一人下岗,没有一起上访,良好的改革效果受到了全国业界的瞩目。
同时,《丽水金沙》建立了一套庸者下、能者上的竞争管理机制。无论是台上的演员还是台下的舞美工作者,都以技能的高低作为录用、上岗及演出角色的先决条件。演员实行A、B角色制,PK后上岗。竞争上岗、按劳分配这条“铁律”是演员追求业绩、激情常在的内在动力。演职人员通过自己的辛勤劳动获得了应有的报酬,月收入从过去的平均700元左右,提高到了平均2500元,最高的拿到了8000余元。
    解决退役演员的后顾之忧,创新院团的可持续发展道路。演艺业作为特殊的行业,对从业人员年龄要求苛刻,如何解决演员年龄老化和发挥老演员的作用成为转企改制院团绕不过去的坎。《丽水金沙》演艺公司为了解决退役演员的出路,消除改制人员的顾虑,2006年底成立了艺术培训中心,面向社会开设民族舞、瑜伽、芭蕾等各种培训班,让退役演员担任教学或管理工作,同时也为《丽水金沙》培养后备力量,实现良性循环。仅半年时间培训中心就招收学员274人次,实现当年投资当年收益。目前中心平均每年培训600多人次,很多退役演员都成为收入很高的优秀教师。
     3、旅游与文化紧密结合,延长产业链条为演艺产业发展开辟了广阔的市场空间
    创意是旅游业的核心,文化是旅游业发展的灵魂。如果文化不与旅游结合,就会魂不附体,旅游不与文化结合,就会灵魂出窍。文化与旅游的联姻已成世界性趋势。云南、湖南两省文化产业最重要的驱动力就是来自文化与旅游的联姻,两者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良性互动,在旅游开发中注重提升文化内涵,在文化产业发展中注重发挥旅游的文化传播功能。
2004年,大理旅游集团牵头,大理白族自治州的22家旅行社共同投资组建了“大理风花雪月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精心打造了大型风情歌舞《蝴蝶之梦》,将旅游演出与著名景区游览形成“一票通”,每晚演出1-2场,填补了“夜大理”旅游产品的空白。自2005年正式演出以来至2010年2月8日,《蝴蝶之梦》已公演1933场,接待游客近89.5万人次,营业收入达6700万元,实现净利润907万元,获得了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张家界魅力湘西旅游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旗下的《魅力湘西》晚会,是湖南省第一台旅游晚会,也是张家界旅游文化演艺行业的开创者和领跑者。在魅力湘西的辐射和带动下,张家界已经发展、聚合成了武陵源、永定两个旅游演艺产业群,形成了今天十几台旅游晚会、1500余名从业人员的行业规模。在港澳台、东南亚等地区,魅力湘西的晚会被很多旅游团社列入张家界旅游行程单。近三年来,魅力湘西驶入了发展的快车道:2006年共接待游客26万余人次;2007年超40万人次,门票总收入超3000万元。《蝴蝶之梦》、《魅力湘西》从体制上把旅游与文化紧密结合在一起,成为二者的利益共同体,避免了旅游企业与演艺团体的“两层皮”,满足游客欲望的同时,也解决了演艺市场问题。
    演艺产业在与旅游业紧密结合的同时,不断将业务拓展到各个领域,实行“走出去”战略,延长产业链条,在文化产业链上不断涌现出新的元素和业态。2006年,《丽水金沙》公司将业务拓展到会展、休闲等领域,打造出集会展、休闲、演艺为一体的大型文化产业项目;2008年推出《丽水金沙》苏州版,将绚丽多彩的云南民族歌舞与灵秀多姿的江南风情交相辉映,共同呈现在世人面前;《云南映像》在世界巡演800余场,观众超过70万人次,每场演出要价3万美元,成为享誉全国乃至全球的演艺精品。
     4、整合资源,使演艺产业的发展走上规模化、市场化道路
    整合人才资源,支撑演艺产业繁荣发展。《丽水金沙》的创排,集合了国内一流专家,从北京、上海请来了最好的舞美灯光设计师、作曲家、服装设计师等,也请到了云南省内最好的民族歌舞编导。《蝴蝶之梦》其实不是用“梦”做成的,这是来自东方歌舞团、中国歌舞团、中国儿童剧院、国家话剧院、天津人民艺术剧院6位国家一级编导、作曲家、舞美设计师、灯光设计师及一群著名艺术家联袂编导、制作的大型风情歌舞剧。《魅力湘西》的策划、创作及演出团队专家云集、阵容强大,著名歌唱家宋祖英为其演唱主题歌;湘西历史文化研究泰斗、吉首大学副校长、博士生导师张建永任总策划;著名词作家甲丁、央视春晚导演朱海和秦新民担任艺术顾问;著名艺术家、国家一级作曲王原平任艺术总监及总作曲;中国“八艺节”总导演及“群星奖”舞蹈大赛、湖北省群艺馆副馆长唐静平出任执行总导演,包括16名国家一级舞蹈演员、全国著名节目主持人在内的105名专职演出人员。知识、智力密集的大投入,带来大策划、大制作,生产出知识创意含量高的上乘佳品,成为观众的宠儿、市场竞争中的能儿。高素质的人才队伍,成为演艺产业繁荣发展的有力支撑。
    实现融资渠道的多元化,解决融资难题。云南省的演艺产业以企业投资为主,政府投资为辅。《蝴蝶之梦》是大理州旅游部门与中国歌舞团、云南吉鑫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联手打造的,投资2400万元;《丽水金沙》由深圳能量公司投入800万元进行演出场地改造、舞美、灯光、布景及节目排练,丽江市把政府投资建设的丽江国际民族文化交流中心租借给演出团体作为演出场地,此举每年为政府节约了60万元的管理成本,并且获得50万元的租金收入,同时减轻了新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压力。
    促进文化与科技的结合。几台节目的共同特点都是利用现代化的舞美和灯光等科技手段,通过优美动人的舞蹈语汇、扣人心弦的音乐曲调、出神入化的灯光效果,尽情展现少数民族最浪漫、纯粹、美好、动人的生活,激发人们心灵深处最强烈的情怀。这种大胆尝试,使原有的民族歌舞有了更强烈的艺术冲击力和震撼力,令人耳目一新。
     5、丰富多彩、瑰丽绚烂的少数民族文化为演艺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动力和养料
   《印象•丽江》以玉龙雪山为背景,以民俗文化为载体,来自丽江、大理等地16个村庄的纳西族、彝族、普米族、藏族、苗族等10个少数民族的500名普通农民是《印象•丽江》雪山篇的主角。这些有着黝黑皮肤的非专业演员,用他们最原生的动作,最质朴的歌声,将本民族喝酒、对歌、远行甚至是骑马、走山路这样的生活场景在舞台上表现出来,与天地共舞,与自然同声,以真实的生活带给观众心灵的震撼,整场演出在亲情、友情、爱情与温情、豪情、痴情之间不断过渡,体现出一种超越于种族甚至是物种之上的更伟大的、普遍的人性。这个人性空间就安放在玉龙雪山脚下、金沙江畔,整台节目源于真实,又归于自然,深刻地展现出少数民族纯朴、真诚的精神文化内涵。
《魅力湘西》是以大湘西地区土家族、白族、苗族等少数民族“原生态”文化为主要内容的综艺节目,深受海内外游人的欢迎。“魅力湘西”演艺厅有一批创作人员常年从事民间采风工作,一旦发现有可取的素材,就以最快的速度加工成舞台节目。例如,为了把晚会节目做出原生态效果,创作人员在天子山录下了“土得掉渣”的民歌;在民间的丧事现场与孝家一道跪地哭丧录制“夜歌”;在黑夜的山林间录制鸟儿的鸣叫声等等。“魅力湘西”演艺厅已经打造出了以欢快的《土家摆手舞》、深情的《桑植民歌》、古老的《湘西祭祀》、浓郁的《苗家呷酒》、奔放的《湘西苗鼓》、多情的《土家女儿会》、谐趣的《土家哭嫁》、神秘的《湘西赶尸》,粗犷的《土家茅古斯》等一大批表现湘西少数民族文化与风俗的优秀剧目,演绎出独具魅力的湘西人文地理,成为展示大湘西民族文化的一扇窗口。每当旅游旺季来临,“魅力湘西”大剧院夜夜火爆异常,场场座无虚席。两个半小时的演出,高潮一个紧接着一个,观众几乎没有歇气的空挡。游客们评价说,“魅力湘西”已经和武陵源的奇山异水一样,成为他们不能错过的一道人文风景。
    二、从两省演艺产业发展中受到的启发
    1、繁荣发展演艺产业必须有地方党委和政府的大力支持
云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文化产业的发展,在促进文化体制改革方面思路明确,政策配套,措施科学。提出了“文化立省”的发展战略,确立了从建设文化大省向建设文化强省转变的发展思路。面对计划体制的顽疾和思想认识的僵化,自上而下解决认识问题,制定完善相关政策,清除观念障碍,营造良好的环境,提出“要充分发挥云南独特的民族文化资源优势,像抓烟草、抓旅游一样抓好文化产业”;以点带面推进文化体制改革工作,破除传统体制对文化产业发展的束缚;积极转变政府职能,创新管理体制和运行机制;培育和重塑新型文化市场主体,促进文化产业发展;政府找准定位,从办文化向管文化转变、由管微观为主向管宏观为主转变、由主要面向直属单位向面向全社会转变,政府推进改革的决心和力度促进了云南文化产业的大发展,带来了演艺产业的繁荣。
     2、大胆探索,深化改革是演艺产业繁荣发展的必由之路
    繁荣发展演艺产业必须走市场化道路。云南省政府重点扶持具有较高艺术水准和能充分体现云南地方民族特色的艺术院团,推进机制转换,进一步提高艺术生产及服务水平,带动其他艺术院团逐步转制为企业。对同一地区或城市重复设置、经营难以为继的艺术院团,实现了以资产为纽带的资源重组。鼓励艺术院团与企业携手,建立了既符合艺术规律又符合市场规律的运行机制。鼓励和支持社会化资本参与国有院团的改革,以收购、入股和重组等方式改造和兴办演出团体,走市场化运作的道路。演艺产品是商品,要接受市场的检验,为人民大众所接受,所以演艺产品的大众化与市场化是统一的。《蝴蝶之梦》、《丽水金沙》、《印象丽江》等演艺产品无不是走过了在市场竞争中不断接受群众的检验、又不断为大众所接受、最终成为精品的充满艰辛的探索之路。
    特色文化资源要想获得产业化发展,必须遵循文化规律,借助于现代传媒及高科技手段,不断引入新的创意。同时必须与主流市场实行有效对接,遵循市场经济规律。要把握好文化演艺产品与主流市场需求的关系,不考虑主流市场的真实需求,只考虑实现艺术价值,一味的闭门造车,规模化难以实现,也不会形成文化的产业化。
    机制创新是演艺企业立足于市场的有效法宝。《丽水金沙》建立了一套庸者下、能者上的竞争管理机制。新的身份、新的岗位、新的机制,激发了演职人员新的活力,创造并实现了新的人生价值。《丽水金沙》及其演艺公司建立了有利于产业化发展的管理运作体制、人才战略和激励与约束机制,改变了等靠要的思想,带来了演职人员行为和价值取向上的重大变革,激发了企业发展的活力,演艺水平不断提高,影响日益扩大,市场前景十分广阔。
    创新贯穿演艺产业发展的各个层面。纵观云南的演艺产业,从改革的启动,改革的深化发展,到演艺产业的繁荣,无不是探索创新的结果。立足于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发展演艺产业,不仅要从传统优秀文化中吸取营养,更重要的是树立创新意识,将民族文化的宝贵资源赋予时代精神的创新,使之成为新的文化资源,充分加以开发,以提高民族文化本身的知识含量和产业的附加值。演艺产业的市场化运作,包括人才的遴选、企业内部分配制度的改革等方面都沁润着创新思想。云南演艺产业发展的实践告诉我们,没有改革就没有活力、没有出路,没有创新就没有生机、没有发展。
     3、繁荣发展演艺产业必须与旅游业紧密结合,打造文化旅游精品
云南省上下充分认识到文化与旅游的内在联系,文化是旅游的灵魂,渗透在旅游产品开发、生产和营销的全过程,是旅游产品的核心构成;旅游是文化实现产业化、产品走向市场的重要载体和途径,达成了旅游业与文化产业互动发展的共识。不断的加强包括资源利用、市场共享、特色互补、彼此借势、做大精品、共筑品牌等多种形势的关联互动,在打造旅游精品景点、景区中,开发出了具有广泛影响力的《云南映像》、《丽水金沙》、《蝴蝶之梦》、《印象.丽江》等剧目,这些剧目以巨大的包容性向游客展示了云南的独特魅力,丰富了旅游业的内涵,形成了一大批文化旅游精品名牌,使文化和旅游业的发展相得益彰。
    演艺产业与旅游业的互动共赢,一方面有利于通过资源、资本、技术、人才、品牌、市场等要素的全面整合,尽快形成旅游业和文化产业的核心竞争力,促进产业规模的扩大、产业结构的调整、产业素质的提升和产业转型,另一方面又为相关产业的发展注入了新的市场需求和动力,推动了旅游工艺品、民族演艺、餐饮、休闲娱乐等产业门类的发展,极大的延长了文化与旅游的产业链条,促进产业体系的不断健全,加强两个产业的核心竞争能力。
     4、繁荣发展演艺产业必须依托人才的支撑
云南演艺产业成功走向市场,得益于人才的作用。云南加大演艺产业人才的培养,积极引进、合理使用文化产业人才使我们对人才的作用有了更加清醒的认识。演艺产业是高知识含量的现代服务业,不仅需要包装一批名导演、名作家、名演员、名艺术家、名歌手等艺术专业人才,通过他们的创作、演出及作品展示文化的魅力,推进文化产业的发展,也需要一批知识型、智慧型、创意型、包装型的高端人才,更需要一支懂文化、善经营、通管理、精技术的复合型人才队伍;不仅需要民间艺术家、地方艺术人才的培养、挖掘、升华,更需要引进文化大腕、文化名人指导演艺产品的包装、策划、排演、宣传促销,形成名人效应,共同推动演艺文化资源的市场化。
     5、发展演艺产业必须立足于民族文化,依托现代科技手段提升文化品质,赋予文化以新的内涵
云南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独特神奇的民族文化资源、悠久灿烂的民族历史文化,丰富深邃的民族文献古籍,绚丽夺目的民族文学艺术,多姿多彩的民族民间风情,这些积淀深厚的民族文化资源,成为了云南演艺产业发展的肥沃土壤,孕育出了绚丽多姿、繁花似锦的演艺精品。云南演艺产业的成功运作,也在于将演艺产业与现代科技、现代传媒实现有效结合。云南的《丽水金沙》、湖南的《魅力湘西》均采用现代化的声光电高科技的舞台硬件设备和艺术表现方式,使传统文化与现代文明交相辉映,开创了民族民间演艺的崭新表现形式。这些产品的成功推出,对于我州充分挖掘演艺资源,发展民族文化演艺产业,制造出有市场需求的演艺产品,具有深刻的启示。

    此次赴云南、湖南两省考察演艺产业,使我们开拓了视野,启迪了心智,坚定了改革信心。我们应借鉴两省的成功经验,大胆解放思想,以市场为导向,深化演艺团体改革,充分整合创新民族文化资源,兼收并蓄,促进演艺产业与旅游业的融合发展,将文化比较优势变为经济优势和竞争优势,把延边的演艺产业打造成延边的名片、品牌、形象,发挥出文化生产力的巨大作用。